爆料人 2018/4/12 9:04:34

本人因2009年7月1日大祥区刑侦队强制留刑侦队三天送看守所进时7月3日晚11时大祥区刑侦队,刑警对我脱衣全身检查。我于7月4日早上起床,一直被同监人殴打,三天后,我向邓子其管干反映情况。我在监狱里天天挨打。在监第四天早晨起来,我就遭到同监狱犯人16人的恶意攻击!全监人在牢头铁哥的带领下,有组的攻击我。沒一会儿我在凳子,钳子,板子的打击下昏了过去。醒来被带到监狱办工室,邓子奇就用衣服帮我擦身上的血。无情的监管干部不给我治疗,我被强制送到第一干子不管不问。公安局也一直不来。在监狱里我头被打歪,脚被打残,全身是伤!在一看守属冤枉关押27天,折磨27天生不如死!进入一看150斤出一看去治疗才90多斤。折磨我不成人样,为何政府机关多年都不能给我们老百姓公证公评,公开的处理!

评论
×